半夜的爱丁堡,活在在电影故事里

这并不是我拍的,是YZ拍的,陈陈被我和YZ刺激了一番,说她原来的技术要好很多,理由只是因为她原来拍的几幅星空的夜景确实不错,于是不服气,坚持半夜要去爱丁堡最高的地方去拍城市夜景。

于是大半夜爬上了爱丁堡的卡尔顿山,在半夜11:50分左右,按下了这一张画面。

它特别像帕特农神庙,这么几根圆柱子树立在山顶,正对着星空,其实旁边还有两个建筑,圆顶的,说是苏格兰国家纪念堂。那一抹光线,感觉如流星下坠的,其实是飞机飞过的光影,背对着的,整个城市的灯光,被我们遗忘在脑后了。

所以接下来讲的这个故事,是记录在眼睛的背后:

 

传说苏格兰的爱丁堡闹鬼,是座鬼城,你看那城中别样而阴森的建筑,黑得发亮,但是却如鬼怪住所的教堂,还有一条条蜿蜒曲折,狭小而看不到尽头的石板街,最主要的是随处可见的坟场墓碑,于是总有不信邪的人想来看看究竟。

最著名的,莫过于玛丽女王,葬身在此,其中有个版本就说血腥玛丽就是她。

本来约好的四个人去卡尔顿山去看看,据说那是纪念堂,战死士兵的灵魂围绕在那,迟迟不肯离去。但是杰西退却了,借口是因为太累,想回酒店睡上一觉。

酒店也似乎有点玄机,临海,正对着太阳初升的地方,本该是朝气而清爽的,但是颇具悲剧色彩的是,那艘著名的英国王室游艇不列颠尼亚号就停留在附近,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王妃大婚时乘坐它度蜜月,香港回归中国的时候,英国的王室成员乘坐它离开香港。很多巧合的东西,都感觉怪怪的。

一路开着车来到卡尔顿山脚,半夜的爱丁堡,城里感觉空荡荡的,除了全城亮起的路灯,似乎一个人都没有。范开着车找到了最近的上山口,于是停了下来,然后应节与MissC就搬着器材准备上山。山上的路很黑,没有灯,而且因为迷雾的关系,一眼望不到尽头,走了约500米的水泥路,然后就是整个土山一样,草不长,但是很茂密,山顶上风太大了,呼呼的吹着。

半夜的卡尔顿山真的没人,连个守卫的人都没有,白天的时候,这里应该算是一个很热闹的景点,但是半夜的时候,除了有两个稍稍发亮的探照灯之外,寂静一片。

三个人都装作有了精神,而实际上山顶不仅冷,还荒凉得吓人。

MissC架着设备到了山崖边,因为感觉这地方开阔,而且离那个吓人的纪念堂还有一段距离,看着山下的城市灯光,很难想象,居然在城市的中央还有这么一个地方,孤零零的,黑漆漆的,伫立着,如荒山一般嵌入热闹的城市中,哦,不,现在的爱丁堡,路上也没有一个人,连车流都看不到。

忽然,有一个Hi的声音从山那边传过来,但是明显没有看见任何人的身影。

MissC打了个寒颤,问了下范和应节是否有听到有人说话,但是很快,这种紧张被风给吹散了,因为风实在太大,那远处的白石柱子,很想帕特农神庙,是真的从希腊搬过来的么?还是?这一切也并没有进行多久,大约半个小时,他们就匆匆下山。

 

下山的时候,似乎有个流浪汉坐在入口处的石凳上,一脸阴森的望着他们三个人,最后还问了问应节到这来干嘛,应该是不满他们的闯入。范走到车前面,突然看见后面一辆车里的驾驶室里,坐着个老头,低着头看着报纸。大半夜的看着报纸,也是很奇怪的举动,于是三个人快速发了车就要离开。

 

在酒店里,杰西看着电视,里面的纪录片刚好讲到了爱丁堡的鬼城历史,而她也突然看见了三个人的身影,他们开着车在城里飞驰着,是范,应节,和MissC。他们怎么会在电视中?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