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研究生学习生涯结束了

来的时候,整个学校空荡荡的,当时只是觉得新鲜,都说英国是个大乡村,似乎并不错,当时总有种想法,想好好看一看这个只是在书,在电视,在别人的口中述说出来的国度,到底在自己的感受下是个什么样子。

然后9个月过去了,学校又空荡荡了。现在的感觉远比当初想象中来得激烈得多,并不是因为每天接触的英国人,或者是每天呆的城市造成的。应该算是一种心态。

有一种恍惚,觉得这一年多的时间是偷来的,并不属于原来脑海中生活的样子。每当再翻开各种社交软件,看着朋友们,同学们的近况,总是不自然的觉得世界运转的太快,有点呼吸不过来。

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任性,如果原先的生活没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想法,或许现在应该还在深圳工作,应该还忙碌着每一次约见的客户,忙碌着每一天的方案,晚上的时候会去深图里逛逛,看看书,或者在广场上听听街头乐队的演唱,早上起来跑去莲花山公园,看着一大早的太阳,然后每个周末,或许还有点远足之类的。

但是这一切又换了一种活法,这种活法似乎对于我来说很稀松平常,早就习惯了下一次又没有方向的未知地方,于是自己去吧,去看看吧。

好久没有写东西,又懒惰了习惯,找的借口是因为放假之后去苏格兰玩了一大圈,没时间,于是在闲下来的时候,又太多论文堆着,便给自己找理由放弃。

还有一点,最近静下来的时候灵感有些不够,灵感够的时候,过后又忘了,是件挺烦人的事情。

 

下学期没课了,最好还是选择了苦主贝利老师做导师。

说是又爱又恨吧,爱是因为真切的喜欢,恨是觉得这个老师太龟毛,甚至于太纠结,甚于我,不过,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天意吧。

最近又有个想法,解读照片背后的故事。自己编吧,或许好玩一点。

发表评论